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仗亿】反复无常

*标题与内容无关


“唔……”这一缕头发无论如何都不能同它的大部队一样呢。让人苦恼,男孩在镜前用梳子挑起它企图再涂些发蜡来固定它。

贴近镜面,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使得这个顽固的小家伙这般。然而呼出的热气却将自己的镜像弄的一塌糊涂。啊,烦人。仗助擦去镜面上的水雾,然后神奇的发现,那根恼人的发撮乖乖的粘住了。Great,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听说过头发占卜吗?原本一直做不好的事情突然就顺心了呢?少年在心中吹着口哨。围上年轻的母亲亲手做的围巾。好少年东方仗助出了门。

“仗助!慢吞吞的,你知道有多冷吗?”在门外等待许久的亿泰不满的抱怨道。

“抱歉啦!”冬日的冷风刺的少年缩起脑袋。大步靠近友人。提着包的手和插在口袋中的手都开始分泌汗液。这个鼓鼓头发下的脑袋飞速转动着。打着乱七八糟的主意。

“好冷!”迎面吹来一阵冷风,激的亿泰一哆嗦,打了个喷嚏。“冷死了。”嘟嘟囔囔地抱怨着。试图把脑袋缩到半高领的学生服中。

“你怎么不带围巾?”白雾从仗助的口中探出,袅袅而上,被风打散。热度捂的东方仗助的脸有点红。

“啊……”亿泰努力把半高领拉到嘴巴的位置。往里面鼓着热气。嘟嘟囔囔的念叨着:“好羡慕仗助你啊,有漂亮的老妈给你织的围巾”随后又叹了口气。“不像我……只有老爸。也没什么漂亮的老妈给我织围巾。没人喜欢的孩子……”瘪了瘪嘴,语气中的落寞随风而去。

张了张嘴,冷风趁机而入,灌入口腔,从食道一路到达了胃部。被体内的烘暖,落了灰的话语在胃的底部待着,忘了悸动。

仗助想要说,你带我的围巾吧。

仗助想要说,我喜欢你啊,亿泰。

仗助想要说,拉起我的手你就不冷啊。

仗助想要抱住自己的好哥们。

男孩子去抱住另一个男孩子很奇怪吧?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就不会奇怪了吧。即便如此,也停不下来的想法。抱住亿泰,铺遍脑内,将自己的脸贴到他冷冰冰的脸上。湿热的呼吸顺着领子进去,游丝掺杂着爱意。将少年从寒冬的手中拯救出来。就像水道工拳打库巴,脚踢乌龟,抱得公主归。

呸!亿泰怎么可能是公主!把我眼睛戳瞎了我也不会承认他是公主!极力否认着自己刚才的想法。仗助皱起了眉头。又呆又笨……脏兮兮。然后……还一直拒绝着自己。

是啊,用无形的手推开自己的喜欢。用轰炸空间把这份欢喜送到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地方。但凡自己表露出一些情感,但凡自己给出暗示。那家伙啊,就装成明明闯了祸却一脸迷茫看着自己的猫草。

我真的好想看看这家伙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想到这,仗助便有些恼火的手一插兜,大步流星的向前走。

“诶?!仗助你干嘛突然走这么快?”亿泰匆匆跟上。“难道要迟到了吗?”

今日的头发占卜结果显示——原本不顺心的事情,会突然变得顺利呢。

咬了咬牙,转眼间就做出决断。

“啊?!仗……助,你要做什么?”结结巴巴的吐出字,眼神漂浮不定。不敢直视那个俊美的高大少年。

而此刻仗助拿着包的手撑在墙上,同样飘忽不定的眼神。被阳光照射着的紫色眸子,此刻呈现出堇色。又因为呼出的白色雾气而掺入薄鼠。暖金的光将脸上细小的绒毛也染上同样的颜色。像是水蜜桃,亿泰眨巴眨巴眼睛。

而这个顶了一块牛排的水蜜桃清了清嗓子,“咳咳,亿泰。我……”喜欢你。后面的三个字轻不可闻,像是含了一大口的碳酸饮料却又贸贸然的开口,气泡在口腔中炸开来。

“什么?!完全听不清。”不耐烦的撇了撇嘴,想要推开那撑在自己肩边的手。然而那手纹丝不动。

“东方仗助,你干什么呢?!要是迟到了你帮我写检讨啊?!”

“亿泰!看着我。”深吸一口气,好吧好吧。用上明年份的勇气,不够啊。用着将来两年的勇气上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在心里给自己鼓气。“亿泰,我喜欢你。”

“啊咧?!”糟糕?!亿泰完全愣住了。我的语气太过于严肃了嘛?!

“仗……”啊啊?!友人的脸上露出了你他丫在逗我吧的恼怒表情。在亿泰能够说出更多的话之前,东方仗助捂住了他的嘴。

“虹村亿泰!我…我是认真的!接下来我只给你两个选择!你只能回答1或者2。1.做我男朋友,2.我做你男朋友。”磕磕巴巴的说完,末了还附上一个他自认为邪魅狂霸的笑。

惨不忍睹……惨不忍睹……亿泰发誓这是他见过最扭曲的笑容。这两个选项根本没差嘛。仗助这家伙果然是当自己傻嘛?!够了够了,干嘛一次又一次的逗弄着自己,女孩子不好嘛?!学校里那些热情的喊着仗助名字的漂亮的女孩子。

东方仗助颤抖着松开手,有些忐忑的看着亿泰。

而被注视着的少年,同样颤动着,嘴唇开启又闭合。从中传出的是无声。终于飘飘忽忽的发出一个音节,“啊……”然后就被丰润的嘴唇堵住。

这是自己友人的温度,湿热的嘴唇贴在自己干冷的嘴唇上。被吻了?!被与自己同性的友人亲吻了?!本来脑子就不够用的亿泰此刻全身紧绷。单手扶上亿泰肩膀的仗助感受到了接吻对象的紧张,只得松开。

“不许……不许拒绝我。”可怜兮兮的语气,倒像是刚才被强吻的是他。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时不时转上来偷瞄着自己。“亿泰你不许拒绝我……”


喂喂,带上哭腔什么的也太犯规了吧?!完全一头雾水的人是我啊??糟糕,回答这个问题简直要贡献出自己一辈子的智商。

不轻不重的点了点头。这个晃动着的脑袋立即被抱住了。围着朝阳的红云跑到了少年们的脸上。

被松开后,是暖暖的带着东方仗助的气息的东西落到了脖子上。“这样就不会冷了吧?!”嘴巴都要咧到耳朵了?!快收一收你的傻笑。然而亿泰所做的只是把下巴埋到围巾中。

你知道头发占卜吗?不顺心的事情在今天会变得顺心哦!







评论(3)
热度(60)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