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横亮】Cheating(一)

*ooc
*咸鱼小学生文笔

横山裕把一叠照片扔到锦户亮面前,“给个解释。”照片上的男人脸被昏暗的灯光遮掩的模糊不清,同一名女子纠缠在一起。但仔细看看还是能看出一点锦户亮的轮廓。
锦户亮暗叫一声不好,下意识抬头看横山的反应。白皮先生低着头,睫毛挡住了眼中的情绪。锦户亮像是逃学被抓住的孩子,去甲肾上腺素分泌导致心脏剧烈跳动。他紧张,害怕自己拙劣的谎言被戳穿。干涩让锦户亮感觉喉咙发紧,但还是在对方的视线下强装镇定的开口,“就是昨晚跟朋友一起去了酒吧……”
“哦,我记得你出门前跟我说是跟yasu讨论新歌的事情。”白皙修长的把散在桌上的照片收了起来。锦户亮紧盯着他圆圆的指头,紧张压迫的他觉得自己那颗修补过的磨牙又开始隐隐作痛。
“是和yasu在一起,一起在酒吧来着……”锦户亮的手心出了不少汗。心虚的不敢看横山的脸,低着头摩挲着手指,摸了摸鼻子又挠了挠肚皮,脑子里盘算着等下要去和安田对个口供。
“这样啊,公司已经买下了照片。也幸亏拍的不清楚。”语气冷静的不像话,横山收了照片往门外走,在开门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补了一句。“哦,和你在一起的yasu昨晚打电话来了呢,我想他是真的想要跟你商量新歌的事。”
被戳穿了,风轻云淡的把盖在锦户亮身上的那层薄薄的谎言戳穿。锦户亮眼前一黑,被发现了。“横……”话还没说完。就被砰的一下明显带着个人情绪的关门声堵了回去。糟了,他生气了,本该起身去追,去解释。但是双腿却动不起来,锦户亮紧张的啃着指甲,瘫软在桌上想着如何用花里胡哨的措辞去获得谅解,或许一些主动的行为可以浇息他的怒火?休息室内只剩下了锦户亮焦躁的扣着桌板的声音。

横山裕是锦户亮的经纪人。当初锦户缠了表哥村上很久,然后这位年轻的社长同横山与横山所负责的涉谷昴打了个商量,涉谷也同意了由初入公司的丸山来负责自己。这么一番折腾才如愿的跟横山裕拉进距离,心机亮又磨了很久,把白皮先生收入囊中。交往前两人就约法三章:No cucumber,no sashimi,no cheating.
本来就是一边倒的感情,一开始为了达成目的,锦户先生在经纪人面前浪的快要起飞。多巴胺大量分泌让这位歌手整日沉浸在欢喜中,粘稠的目光像是横山裕的第二层皮肤,怎么也扒不下来。而那位唇红齿白的美人也不至于迟钝到整日顶着自家艺人都快把自己生吞活剥了的眼神还能够不在意。很自然的两人开始交往。但是时间稍微一长,锦户亮就觉得两人处在不对等的位置上。就好像他看到横山裕会欣喜,而横山裕看到他估计只会想要排尿。It's unfair.这句话在心里嘀咕来嘀咕去,锦户亮对横山的看法都变了味。然后难以避免的……做了错事。
下垂眼先生兢兢战战的过了一整天,完成工作后,在休息室等待经纪人将自己送回家。横山裕一脸冷漠的出现在门口,手指在门上敲出声响示意锦户亮快出来。
一个字都不肯说了?!酸酸的味道充斥着锦户亮的脑子。带着点委屈的坐上车。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直到横山裕踩了刹车停在了大楼边上。
“下车。”突然出声让锦户亮一惊,“诶?没到停车场呢?横山君不下车吗?”明明知道缘由还企图装傻来蒙混。
“我回自己家。”手指搭在方向盘上不耐烦的敲击着,横山裕目光空洞的投向前方。
“横山君……”自知理亏,锦户亮好声好气的撒着娇,伸出手想要搂住横山裕的脖子。但是对方可不领这情,很干脆的推开了锦户前倾试图贴到自己身上的身体。还恶意的附赠一句,“会被拍到的,你还是给社长省点钱吧。”
热脸贴了冷屁股,蹭了一脸灰的关西大爷脾气就上来了,干脆的下了车,重重的甩上车门进了大楼。

*小剂量的多巴胺会使尿量增多,因为锦户先生觉得横山先生没那么爱自己,所以里面才会说到锦户先生觉得横山先生看到自己只会想排尿。

评论(6)
热度(29)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