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龙骑】Death

咖喱略:

* 代发,原文:绿川
* 来打字母A~Z系列
* 来自绿川:这篇从去年12月写到了今年四月……一直不怎么愿意写,因为虽然龙骑是我入坑作,但是真正拉我进坑的是手冢海之。 所以一直不愿意面对手冢海之的死亡【虽然我大概知道他最后的命运就是这样的走向】然后想着通过一个完全不想干的人来看待假面骑士的命运,她会怎么想?然后就花了好多笔墨来描写文中的这个“你”,结果就没有怎么描写手冢啊!!!我的天使手冢我居然没怎么写(๑°ㅁ°๑)一脸懵逼





————————————————


糟糕,你用简历挡住从头顶照射下来源源不断的释放着热量的阳光。妆花了,连精心打理过的刘海也变得凌乱,被汗水沾黏在额头上。看起来脏脏的。过强的紫外线刺的你睁不开眼,明明还是春天啊,今天为什么这么热。你撇了撇嘴,很没形象的打了个呵欠,然后你发现在对面有个红衣的俊俏小哥目不转睛的看着你。


欧!你不禁红了脸。下意识的拨弄着刘海,连坐姿都端正起来了。他向你走来了,你开始不知所措。眼神瞥向别处,装作随意张望。脚开始不自觉的抖动着,高跟鞋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那个,打扰了。”紧抿着的嘴唇试探性的发出声响。“嗯?”你期待的抬起头。“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为你看看手相吗?”


诶?!他说了什么?!你有些发愣。“是……占卜一类的吗?”然后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那么麻烦了。”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


小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明眸皓齿。他细长的手指触及着你的手背,同你滚烫的手相比对方的手温度略低,给你带来一丝丝凉意。然后他又皱紧眉头,挑起你的下巴。扑通扑通,你的心脏快要冲破肋骨的保护。紧握着的双拳也不断的冒出汗水。


“我看到了你生命的终点。”最后从对方口中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哈?!你吃惊地张大了嘴。“这是说我最近会出事吗?!”你不愿意提到那个可怕的字眼。心不由得一揪。红衣小哥点了点头,不会吧?!胡说的吧?!你内心里极力的否认着。无神论者可不会信这些呢。你变扭的起身就走,却听见小哥说到:“我的占卜是很准的……”烦人烦人烦人,你加快了脚步拉远距离。并没有听见剩下的半句话“但是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又没有找到工作,你也不愿意回到那个狭小闷热的破旧公寓,哪怕自己轻轻移动也会发出吱啦吱啦的恼人声音。只能在外面游荡,看着有没有打零工的机会。然而逛到双脚发软也没有收获。


“回家吧,回家好了,去冲个澡。换上舒服的衣服躺上软软的床。这比什么都舒服。”你翻了个白眼回头往家的方向走。并没有发现橱窗中跟随着的一个不属于人类的影子。到了转角处,从镜子里传出的嘶嘶声,长着倒刺的触手匍匐着从镜面伸出。


“啊!”突然从脚踝处传来的刺痛以及紧缚感让你惶恐的转头,然后你看到了什么?!你甚至觉得你的眼睛欺骗了你。因为此时有个可怖的未知生物,不对,是怪物,从镜子中走出来。骗人的吧?!你瞪大眼睛拼命的摇着头否认着眼前的实体。所以这是什么街头整蛊的节目吧?!你失声尖叫,想要在四周找到摄像头,或者有个美女主持跳出来说你中招了什么的。然而并没有,这个寂静的转角处,只有你尖锐的叫声。


被牵扯着跌倒在地,巨大的牵扯力使你靠近怪物。你手脚并用往外爬,想要拉开一点点距离。但是这些只是徒劳。手指已经磨破,声音嘶哑,绝望了。你想起了那个红衣的小哥,以及从他口中吐出的残酷的话:“我看到了你生命的终点……”所以这就是终点吗?你闭上了眼睛。


“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啊。”诶?!是幻听嘛?!但你还是抱着希望睁开眼,看到了……粉色的高达模型?!它(?)斩断了怪物缠在你脚踝上的触手。


在你还处于震惊的状态的时候,它同怪物一起融入了玻璃。你仅可以从镜面的反光得知,里面的两个影子交织在一起。猛的一震让你清醒过来,你抓起自己落在边上的包,想要起身逃离这个幻境。


然而在刚才挣扎中断了根的鞋子成了你逃跑的累赘,你本来就受伤的脚踝在你起身时支撑不起全身的重量。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手臂被粗糙的地面弄的血肉模糊。你喘着气,向外面爬。这时你被一双微凉的大手拉了起来,身体软软的靠在对方的身上。你惊恐的抬头看身边的人。然后吃惊的发现是那个算命小哥。张大着嘴想说些什么,脑子随即一转又好像了然一切。你并没有说什么过多的话。虽然你很好奇那种怪物是什么?粉色的模型又是什么?但是你知道这一切同你身边的人脱不了干系。你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玻璃,里面已经回复了平静。大概能够推断出来了。这个算命小哥就是刚才救了自己的家伙吧?!所以也有某种能力知晓自己会遇上怪物什么的……


“谢……谢你。”余惊未定的你小声的道谢。却不想对方笑了。“就这样?!”


“诶?!不然呢!!你要钱什么的话我可没有!”瞪大眼睛抓紧自己的包,警戒的拉开与算命小哥的距离。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他用手托住下巴,食指放在嘴唇前掩饰笑容。


你狐疑的打量了一眼对方,“放心吧,今晚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对于这种未知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想了解。”并不是很想了解自己完全掌控不了的东西,并不想了解到令人战栗的真相。


“好吧。”小哥用一种有趣的目光看着你,“我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不用了,我没钱。回家自己包扎一下就好了。”你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心里默念着快说送我回家吧!这样的状态我可不能一个人到家。


结果如你所愿,他绅士的将你送回了那个破旧的公寓。并且将你背上了楼。你靠在他并不宽阔的背上,听着心脏有力的跳动着。然后你在想象,这个人日常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没日没夜的跟那样可怕的怪物做着斗争吗?!如果是自己有着这样的能力呢?一定会躲起来吧,最多自保,而不会想要为了别人去战斗。


在他将你安置在门口的时候,你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不知道如何称呼你呢?”


“手冢海之,叫我手冢就行。”爽快的给出了回答,然后在确认你进入家门后转身离开。你缓缓的将门带上,又想起了什么迅速的打开门,在对方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喊出声。“手冢先生!”


“嗯?”他顿住脚步,回过头。微长的头发被风吹的有点散乱,眼睛因路灯的折射而闪着光。


“那个,晚安。祝你有个好梦。”你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表达着自己的感谢。


他又笑了,走下楼梯。骑上车消失在了黑夜中。你看着他瘦削的背影,心中的沉闷愈发让你喘不过气。当你再也听不见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时,你才发现脸上尽是一种苦涩冰凉的液体。然后关上了门,你懊悔着为什么自己没有请他进来喝杯茶什么的,祝他有个好梦……欧,真是可笑,背负着那样命运的人,能够拥有好梦又如何?你闭上眼睛,回忆起的画面尽是那怪物可怖的模样。而那个人却一直要同它们战斗着,为了拯救同他不想干的其他人。然而当时的你并不知道,这是你最后一次见到他,你同他的最后一句话是“祝你好梦。”这个渺小又无法实现的祝愿。


当你再次走过那个与手冢海之见面的地方时,那个地方已经被街头艺人占据了。而你也找到了工作,从公司到家的必经之路便是这里。然而你再也没有看到那个穿着红衣的小哥,你并不知道,在某个地方,他已经陷入了好梦。在梦里,他同他的好友欢笑着。






人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了,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手冢海之的第三次死亡便在你迎来第一次死亡之时。



评论
热度(19)
  1. 綠川咖喱略 转载了此文字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