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那个叫松冈凛对我纠缠不清的男人(六)

橘真琴逃跑了,是的,可以算得上是落荒而逃。橘真琴是正真意义上的感受到了恐惧。虽然并未接触那河水,但橘真琴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冰冷的绝望。一小颗种子在心底扎根,长出带着毒刺的藤蔓,将心脏紧紧的束缚住。不能呼吸了,全身无力,自己真的是这么没用吗!!什么事情都还是松冈凛出尽风头呢!!真是有够讨厌!橘真琴靠在房门上的身体逐渐软了下去,负荷过重的双腿再也无法支持起身体,瘫软在地上。橘真琴就像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的骆驼般,倒下了···脑袋与地板相撞发出“嘭”的一声。世界变得模糊了。

等橘真琴醒过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之时了。居然睡了这么久·····悲伤痛苦都在睡梦中化为青烟消散了。橘真琴从未想过自己竟会变成这般颓废的模样,衣衫不整,脸色泛青。怎么看怎么像是吸毒的社会青年。

一拳头砸在镜子上,松冈凛果然会使自己发狂啊!!

而楼下紫发的男人站在路灯下一脸复杂的看着那个窗户上照射出的影子,直到房间的灯关上后才离去。

终于到了录节目的那一天,松冈凛在房间里磨蹭了很久,愣是没挑出满意的衣服。毕竟,是真的想让橘真琴好好地看着自己。向似鸟询问意见时,居然被那小子以一句“前辈,录节目是不应该是穿队服吗?”堵了回来。好吧····突然感觉选衣服什么的没有必要了呢。

但是事情发生得总是不顺人心。橘真琴在节目开录前递了辞呈。所以说····就这么讨厌我吗?不想看到我,所以连自己苦心经营的工作都不要了!!松冈凛很不甘心,在电视台门口截住橘真琴。

“为什么要突然辞职?是因为我吗?”

“呵!松冈先生真是自作多情了吧?”一开口就满是敌意。“再说,就算我们之前是因为节目的事情而有联系,现在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了吧!所以说啊,松冈先生就不要再纠缠着我了。”

“没联系!!橘真琴,你是脑子有问题了吧!!老子不是说过老子喜欢你吗!!所以我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有什么不可以?!”松冈凛算是豁出去了一般将自己心中想法全盘突出。

“喜欢?哦~那算是个什么玩意?似鸟爱一郎满足不了你吗?就这么想要被我干嘛?”橘真琴眯起眼睛,笑得一脸纯良。

但是松冈凛却感到背上发寒,原来我在你心中就是这个样子的是吗?气到浑身发抖的松冈凛给了橘真琴一拳。被打倒在地的人却无所谓的笑笑,站起来擦擦嘴角的血就离开了。等到松冈凛冷静下来,已是夕阳西下。

天哪···想想都知道橘真琴肯定是故意的啊!!自己居然没控制住···总感觉事情更糟糕了。松冈凛拎着赔罪用的小蛋糕敲开橘真琴家的门,却被告知真琴并没有回家。该死的!!这家伙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吧?松冈凛隐隐感觉不妙,将蛋糕塞到真琴妈妈手中后就跑了出去。

而橘真琴此时却躺在旅馆的房间中,在自家附近住旅馆什么的实在是太可笑了。不过一想到今天松冈凛的愤怒到扭曲的表情就心情大好。这家伙···也该放弃了吧···也该看清楚我这个恶心的瘸子的真面目了吧。或许就再也不会相见了,就让我一个人腐烂痛苦的生活下去吧。冠军先生~你可不应该站在我这样的人的身边。

正当橘真琴这么想着时,手机屏幕亮了,是松冈凛。橘真琴翻身下床挂断电话。却不想再挂断之后,铃声立马响了起来。大有一种你不接我就一直打下去的坚持。

响起,挂断。响起,挂断。响起,挂断····最后橘真琴关了机。

而在外面四处寻找的松冈凛却因为橘真琴关机的举动更加担心了。这家伙到底去哪了?松冈凛找遍了自己认为所有有可能的地方。但是都没有绿发男子的身影。该不会去哪个地方了吧?橘真琴出事的地方·····后山旁边的公路。松冈凛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就飞快的跑向那里,全然不顾现在已经接近半夜,也没考虑到橘真琴这个胆小的家伙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段来这的事实。

但是公路上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没有,该不会去山上了吧?松冈凛一脸担忧的看着树影幢幢,思索着到底要不要上去看看。

一个小时后,松冈凛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而后悔不已。迷路了···是的,在光线极差的情况下自己根本辨别不出现在的方位。衣服和脸都被长得茂密的茅草割破,流出鲜红的液体。幸好手机还有电,松冈凛拿出手机却发现它已经接近自动关机的边缘了。而这时江的来电让松冈凛吓了一跳。

“喂,江。”

“哥哥你在哪啊!!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松冈凛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怒气。

“在学校后山··”啊··没电了,不过江应该挺清楚了吧,自己的方位。这么想着的松冈凛靠在身后的树上。

另一边的橘真琴却是睡了一个好觉。早上起来后开机才发现松冈凛给自己发了很多条信息。且一开机松冈江就打电话过来了。

“喂。江找我有事吗?”

“真琴前辈!!!哥哥一晚上也没回家,昨晚说在后山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之后再打就是关机了!!真琴前辈怎么办啊!!”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带着哭腔。(别问我为什么江会打电话给真琴,剧情需要···)

橘真琴安慰了江几句,穿好衣服后,就立马奔向后山。如果说松冈凛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橘真琴会痛苦一辈子的。走在有些颠簸的山路上,橘真琴能感受到到磨合处的不适。那个家伙会在哪呢?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搜寻,橘真琴在一棵大树下找到了松冈凛。松冈凛看到橘真琴后立马跳了起来,紧紧的抓住真琴的手,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瞪着真琴。“你没事吧?昨晚上去哪?!
”声音沙哑,还满脸的胡茬。一脸落魄的松冈凛却还在关心着自己!!

“在旅馆。”橘真琴有些羞愧。

“啊····没关系,你没事就好。”松冈凛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呢?没受伤吧?”很难得的一次和平的对话。

“没有!!我只不过是找不到路罢了。所以什么事都没有!!”松冈凛露出个大大的笑容。“那么,真琴,我们下山吧!”

橘真琴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慢慢的幻化为年幼的自己,那般的温柔。而自己却变成任性的紫发少年。他听见自己说:“凛,我们去游泳吧。”是陈述句,没有一丝疑问。是我们去游泳吧,而不是我给你一次机会这般高高在上。山上甜腻腻的花香搅得鲨鱼先生有些发晕,他挑高一边的眉毛,只吐出一个字。

“哈?”

 

评论(1)
热度(2)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