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那个叫松冈凛对我纠缠不清的男人(四)

橘真琴就只是坐在房间的角落,缩成一团。抚摸着自己的伤处,一遍又一遍,像一只受伤的动物。低吼着,无用的安抚着自己。松冈凛!!松冈凛!!橘真琴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个名字。为什么为什么!!当时出事的为什么不是松冈凛!! 

当这个想法冒出来时,橘真琴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天哪!!!真琴,你怎么能这么想!!橘真琴痛苦的抓住自己的头发!!停止这个想法···停止吧!!求求你了·····橘真琴随手抓起身边的东西,希望能借此转移注意力。但是一翻开,却发现里面是松冈凛和似鸟爱一郎的资料。奥运冠军这四个字直直的扎进橘真琴的眼。

“哗啦”一声,纸张在空中划出的弧线撞向了同样颜色的墙。月光照橘真琴的脸,那笑容变得惨白无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真琴,是的,都会好起来的。

一夜未眠的橘真琴还是强打起精神来,走向电视台的大楼。面对着身边那些欢笑着完全不知道真琴经历过什么的同事,当事人也只能强颜欢笑。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橘真琴一边揉着酸痛的肩膀一边与女同事聊着什么走向门口。在下楼梯时,穿着高跟鞋的女同事因重心不稳而倒向一边,橘真琴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就在这时,响起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橘真琴!!”

事实上,松冈凛在出声之后就后悔了,在橘真琴惊讶的看向他时,松冈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所以说啦!!自己那种原配抓到小三的语气是要闹怎样啦!!这不是还没在一起吗?“真··真琴,我是来送你回家的。”松冈凛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

橘真琴在向那个女同事笑笑后,走向松冈凛。本来笑着的脸一下子染上了阴霾,“你想怎么样?”

“送你回家!”松冈凛看着这样的橘真琴感到很不舒服。“挤电车的话你的脚会不舒服,不是吗?”

“我想我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具备着独自回家的能力吧。还不需要松冈先生这般费心。”

“真琴,我只是觉得这是我作为朋友的义务。”松冈凛对橘真琴这不紧不慢的态度感到着急。“那个是你的女朋友?”

“这件事情与松冈先生无关吧!”橘真琴努力让自己用讨厌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怎么没有关系了!!我们···我们不是朋友吗!!”松冈凛有点心虚,因为他确实不只是想要跟橘真琴做朋友。

“如果松冈先生真的是为了我着想的,就不应该让我这个残疾人站着陪你说这么多的话吧。”快点离开我的世界吧!!松冈凛···拜托了··

“我送你回家。”陈述句,毋庸置疑的语气,不可违背。好吧,那就在车上把话都说清楚,再坚持一下!!橘真琴。

“所以,真琴你现在是做了主持人咯。”松冈凛一边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橘真琴说话。

“嗯,昨天的事很抱歉。”

“没事,不过这个见面礼还真是热情过头了啊!”松冈凛指着脸上的伤干笑道,自认为自己这句话算是自己幽默的极限了。但是对方却不领情的看向窗外。冷场了····“咳咳!!所以说,真琴大学过的怎么样?”松冈凛认为自己并不能算是一个好脾气又有趣的人,之前充当这个角色的人一直是旁边的绿发男子。而现在两个人的立场完全就转换过来了嘛!松冈凛完全能体会到橘真琴之前的不容易。

“也就这样!你认为一个瘸子还能有怎么样美好的生活。”尖酸刻薄,像一把利刃捅向毫无防备的松冈凛。橘真琴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恶毒的话语就脱口而出,仿佛自己天天把这些话挂在嘴边一样随意。我想,我的身体内一定住着一个沉睡了很久的恶魔。橘真琴自嘲道。

“橘真琴!!所以你要把你瘸了腿的事情一直挂在嘴边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要用这件事折磨你自己吗!!瘸子又怎么样!!!不就是少了半条腿吗!!”松冈凛最终还是像鲨鱼一样张开了血盆大口,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那如果出事的人是你呢!!!你还能这么轻巧的说出这些话吗?就这样,一副不关己事的样子!!!不就是少了半条腿吗?是吧!!冠军先生!!折磨我的不是我是个该死的瘸子,而是你!!!我想,松冈先生还是不要来找我了吧,我们早就变了不是吗?回不到年少了!!”橘真琴下车,重重的关上车门。

松冈凛盯着走路一瘸一拐的身影,眼泪还是从经不住外界的诱惑。“啪嗒!”一声砸在了方向盘上。空气沉闷的连最锋利的刀子也划不开。

“真琴··呐!我喜欢你!!!”松冈凛终究是探出脑袋,冲着那个身影大喊。而他却只是一步两步的走着,然后消失在拐角。留下的是松冈凛散了一地的尊严。  

评论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