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那个叫松冈凛对我纠缠不清的男人(二)

橘真琴最终在地方的电视台当了个主持人。因为长相帅气,性格温柔,挺受女孩子喜欢的,在当地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不过电视台里很少有人知道他脚的事,因为真琴装上了义肢,且在努力练习的情况下。使得走姿与常人没有什么区别。没人知道,橘真琴是承受了多大的痛楚。在结合处,那脆弱的皮肉被磨得无法直视。

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午,橘真琴因为母亲打来电话说是做了自己喜欢的菜而匆匆的收拾着公文包准备回家。而在这时台长却递过来一份资料说是下个星期要采访的运动员的资料,橘真琴接下资料,随即就塞入包中,打算等会在路上看。在走向电梯时,橘真琴看到了那像是梦魇般的紫红色。嘴角在看见那熟悉的背影后立马耷拉了下来,身体也在一瞬紧绷,好像是在为逃跑做着准备。但实际上身体却动不了,使得橘真琴就这么站在原地等着那个人转身。

“前辈!!”橘真琴身后响起一个略略熟悉的声音,然后松冈凛就转过了身。

随后橘真琴就只能感受到那个紫红色的家伙像头鲨鱼一样猛撞了上来,“橘真琴!!!!你一声不响的离开是要闹怎么样!!解释!!我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橘真琴被狠狠的撞在墙上,截面与假肢的结合处发出细微的声音。而从后面跑上来的似鸟爱一郎被松冈凛的动作吓得深吸一口气。橘真琴注意到,似鸟这家伙长高了不少比自己要高出了一些。啊,是几年没见面了呢?

“橘真琴!!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松冈凛揪着眼前这个神情恍惚男人的衣领。

撞击的疼痛着实让橘真琴恼火,那些夜晚里痛苦的挣扎如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出口,争先恐后的钻了出来。橘真琴发誓他根本不想这样对待松冈凛,但是身体却克制不住的去躲避松冈凛的触碰。

“松冈先生,请你注意一下场合好吗?”橘真琴拍开了松冈凛的手,声线冷的好似北冰洋深处的鱼。

“什么?!”松冈凛完全没有想到对方是这样的态度。

“请松冈先生让一下好吗?我想我应该要回家了。”天哪,橘真琴!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说出这些话!不应该这么对待松冈凛。真琴很是恼火,但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还有那自从见到松冈凛起就蹭蹭往上涨的怒火。

橘真琴在松冈凛还在错愕时就走进了电梯,下了楼。却不想在去往电车站的途中被气喘吁吁的松冈凛追上。

“橘真琴!我有话跟你说。”松冈凛冲着橘真琴的背影大喊。

而橘真琴却略微烦躁的加快脚步。为了躲避松冈凛,他甚至上了这班挤满人的电车,却不想松冈凛在电车关上门之前,挤了进来。

因为是下班时间,车上的人很多,橘真琴的脚本来就因为大步快走而感到不适,现在被身边的人挤压着顶撞着,只让那只可怜的脚的负担越发的重了。虽然隔着两三个人,松冈凛还是看出了橘真琴的异样。他小心翼翼的拨开人群,挤到橘真琴身边,用自己的身体为橘真琴划出一小块安全地域。

“靠在我身上。”松冈凛小声的在橘真琴耳边说。

橘真琴因松冈凛在说话过程中呼出的热气而一抖,使得松冈凛更加担忧。

“怎么了?脚很痛吗?所以说让你靠在我身上啊!”橘真琴抿紧嘴唇,可以站直身体。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轻松一些。然后对松冈凛说:“谢谢松冈先生的好意。不过我站得住。”强装出来的轻松却在边上的人的一次轻轻的碰撞中瓦解。橘真琴痛呼出了声。松冈凛恼火的将橘真琴拉向自己,为了制止怀中的人挣扎。松冈凛收紧了环住橘真琴腰的手臂。而这时身边的人也因为橘真琴的扭动而感到不耐烦,橘真琴只好作罢,隔着轻薄的布料,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松冈凛胸肌的健硕,心脏很沉稳的跳动着。

环住自己的手臂有着优美的肌肉线条。橘真琴明白,松冈凛比以前更加优秀了。而自己呢!?只是个废人罢了,就连坐电车也需要别人护着,走路都走不好。所以才说自己根本没有资格站在遥的身边啊。橘真琴为自己想到的名字感到略略陌生。七濑遥···七濑遥····多久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了呢?就算是回到了岩鸢,橘真琴也没有再去看过七濑遥。甚至没有联系过他。就好像把七濑遥驱逐出了自己的生活。原来,没有遥自己也可以过得这么好啊!一想到以前那个没有遥就活不下去的自己还真是丢人呢!橘真琴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

“笑什么呢?”松冈凛感觉橘真琴变了很多,像是刚才冷若冰霜的语气,简直和以前判若两人,只有刚才这么一笑,才让松冈凛看到了以前那个橘真琴的影子。

松冈凛的声音将橘真琴拉回现实,真是有够讨厌的。

“与松冈先生没有什么关系。”又是之前那个冷冷的语气。松冈凛还真是搞不懂了,这几年里是发生了什么?让一个温柔的蠢货变成这样。

“什么叫没有关系!橘真琴,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你那个时候一声不吭的走掉,还搬了家!?所以我特地找到你就换来一句没关系!!”松冈凛紧了紧环在橘真琴腰上的手。

橘真琴只是看着窗外,淡淡的说:“到站了,松冈先生,请放开你的手。”

松冈凛只得悻悻作罢。

评论(1)
热度(1)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