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花承】所谓强硬派的浪漫(下)

ಥ_ಥ我终于憋出来了!!!根本没有什么质量可言!!!看看就好了!!!真的!!

以下


虽说是不良却又在晚上十点之前乖乖上床的承太郎在不情不愿的接受了贺莉的晚安吻之后收到了一条来自状态为“今日我的脑子离家出走了”的友人的邮件。

我去去去!点开了邮件之后的承太郎知道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手机屏幕上的是什么呢?好吧,是花京院的一张自拍照。呵,裸着上半身的樱桃小哥嘟着嘴,做出一个“mua~”的姿势。旁边还付着一句话“今日未带走的吻,晚安,亲爱的太郎。”

太郎是谁啦!是灰太狼,蕉太狼还是承太郎啦!谁他妈的要那个来意不明的吻啦!花京院,你再作妖我就把你欧拉到翻页哦!混蛋!

承太郎握着手机瞪了半天,直到手机发烫才打下两个字。并不是晚安,而是“揍你”。点了发送键之后,便将手机关机。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承太郎做了个噩梦。本来在海滩上与海星妹妹快乐玩耍的承太郎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甚至带着长长刘海的樱桃向自己奔过来。Holy shit!就这么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母亲的名字的承太郎甩开海星妹妹的手拔腿就跑,然而那樱桃怪使出了“reoreoreo”攻击!承太郎菊花一紧,哦不,是腿一软,瘫坐在了沙滩上。接着,承太郎就感受到了有湿哒哒的东西缠上了脚踝。是那个樱桃怪的舌头!

挣扎着醒来的承太郎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然后他悲哀地发现在是凌晨两点,平时睡眠一向良好的他却再也睡不着了。一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就是那个巨大的樱桃怪还有湿湿的舌头缠在脚上那恶心的触感。盯着窗明亮的月亮,承太郎还是起身打开了电脑。幽蓝的光打在承太郎苍白的脸上,他努力的撑起自己的眼皮在谷歌的搜索栏里输入一排小字。


“早上好!承太郎。”果不其然花京院在门口等候着自己。真的是够了。因为没有睡好,承太郎的平时和善的眼神都不见踪影了。眼皮有些无精打采的掩着碧色的双眼。

“早上好。”只是稍微的抬了抬手算是打了个招呼。“花京院啊,我说,女孩子什么的,你觉得……”

承太郎的话还没有说完,却不想被踮起脚的花京院一口亲在了脸颊上。

“喂!你在干什么!不要在我讲事情的时候做这种事情!”像一只黑猫一样炸毛的承太郎并没有发现自己关注的重点错误。

“抱歉,因为承太郎实在是太可爱了!”花京院双手合十,做抱歉状。“请你继续。”

“咳!”承太郎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帽子。“花京院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嗯?交过女朋友吗?”

花京院沉默了一小会,开口问到:“承太郎说完了吗?”

“嗯,嗯!!!?”承太郎又被吻住了,不过这次是嘴唇,花京院搂住承太郎的脖子。把他微微往下带,舌头灵巧的滑入承太郎的嘴巴。

哦!天呐!这家伙的吻技该死的好的不得了。空条先生暗自想到。

过了许久,花京院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承太郎。

“你这家伙真的是找死!”处于气急败坏状态的羞太郎(不是错别字)一拳头就招呼上了花京院的腹部。

“疼!!”惨叫一声的花京院捂着腹部可怜兮兮的看着承太郎,”这是你说的啊,不可以在你说话的时候吻你。现在你不是没说话了吗?这不就意味着我可以吻你吗?”

承太郎一时气急了竟觉得花京院说的有点道理。

“那么,继续好吗?”花京院轻轻地将承太郎的脑袋拉低。温柔的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手机在承太郎的口袋里震动个不停。是承太郎的论坛提示。那是昨晚睡不着觉的承太郎发的一个求助帖——被同性友人告白了怎么办?

虽说大多数人叫嚣着在一起在一起!也还是有少数好的意见。比如其中的一条:带友人唤醒对女性的喜爱。但是面对着花京院,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

被温柔的抚摸着后脑勺的承太郎突然有些发晕地觉得,其实这样也不赖!


评论(7)
热度(33)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