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JD】Pedophilia(一)

    “嘿,你还好吧?”躲在公园滑梯下避雨顺带狠狠的哭鼻子的乔纳森被打扰了。有点不开心的乔纳森微微抬起头,从手臂围起的圈中露出一只水色的眼睛。来人是被雨水打湿的落魄天使,金色的头发因被雨水浸透而蜷曲的贴在脸颊上。这个人我见过,在教堂的壁画上,围在圣人身边。乔纳森暗自想到。


    “你还好吧?”少年又问了一遍。


     乔纳森响亮的吸了一下鼻子之后,又突然想起父亲的教训。哦,这个行为太不绅士了。“是的,我还好。”是带着浓重的鼻音的稚嫩声音。


     “是嘛。”少年钻进这狭小的空间,然后脱下湿哒哒的外套。“你要知道这可是我的地盘。”少年说这些时,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表情,仿佛他就是世界的王。


    “啊!抱歉。”乔纳森吐了吐舌头。


    “没事,我是迪奥,你呢?”

    “乔纳森,我叫乔纳森。”幼童看上去就像是被遗弃的小狗。

    “这个给你。”迪奥递过来一块巧克力,“不过因为贴身放,有点化了。”


    “诶!?谢谢!”是我的最爱诶,此刻的乔纳森眼中只剩下了那小块的棕色物体。是天使啊,果然是天使!


    迪奥看着因摄入了大量糖分而露出微妙笑容的乔纳森,“是为什么哭呢?”他用手撑着脸颊。停顿了一下之后,又补上一句,“咳,如果你愿意的话,没准我可以为你排忧解难。”


    “被父亲责备了……”乔纳森小脸涨得通红。“我和别人打架了。”


    “哦?”少年扬起了眉毛,“是为什么打架呢?”


    乔纳森听到这个问题抖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后才开口“他们说我是没有妈妈的野孩子。妈妈她在我出生不久之后就死掉了。”


   “哦!天!”少年挥舞着拳头恶狠狠地说到,“他们可真是坏透了!”言毕,还轻轻地抚了一下乔纳森的脑袋,“我知道哪有多难过,真的。因为我的母亲也……她是前年的冬天走的。我的母亲是个很棒的人,真的。她说过死神并不能将她从我身边带离,她只是搬家了。搬进了这里。”迪奥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我相信你的母亲也一直住在你的心里,如果你哭泣伤心的话,心中一定会下雨的吧。这样会打湿你母亲的裙子的。你知道的,这会让她无比困扰。”


    乔纳森看着迪奥低下脑袋,心中不禁泛酸,有模有样地学着少年刚才的动作。乔纳森的小手从湿哒哒柔顺的金发间穿过:“嗯,是的。我不会再哭泣。我想让她永远看见太阳。”用着小大人一般的语气。两个受伤的孩子像猫咪一般的抱在了一起。

 

    被雨水打湿的衬衣被两人的体温所感染,附上了一丝丝暖意。水分因此蒸发。大些的少年用手臂将深色发的幼童环住,两个人有说有笑。笑意将雨天带来的阴郁蒸腾。很快便雨过天晴了。在突如其来的降雨之后,等待你的是湛蓝澄澈的天空,叽叽喳喳愉悦歌唱的小鸟,以及清明带着湿度的空气。

    两个孩子钻出滑梯,看着这美好又可爱的世界。紧握对方双手的少年们互相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被风吹乱的头发缠绕在一起。

    “嘿!迪奥哥哥,我的妈妈也有一头金发哦!”乔纳森附在迪奥的耳边兴奋的说到,像是在讲什么了不起的大秘密。正在迪奥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元气十足的声音打断了他。

“乔-纳-森!!乔纳森少爷!!你在哪啊!!”

“啊!!是史比特桑!!”乔纳森松开了迪奥的手,冲声音的来源跑了过去。迪奥拾起外套也跟了上去。

是一个瘦长的有着灰黄色头发的男人。迪奥打量着那个抱住乔纳森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也在注视着迪奥

“史比特桑!!这是迪奥哥哥!”乔纳森注意到了史比特的视线。

“嗯。”史比特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黄毛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只是个孩子,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好了,回家吧。乔纳森少爷,老爷他很担心你呢。”

“嗯!”乔纳森重重地点了点脑袋。

该说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呢!当乔纳森牵着史比特的手走出两步,又想起身后的少年。回头看时,迪奥逆着光站立,双手插兜,低头踢着一粒小石子。在感受到乔纳森的目光之后,迪奥抬起头来,向乔纳森微笑的同时挥了挥手。阳光从摆动的指缝里泄出,但乔纳森觉得灼了眼的并不是太阳,而是少年的微笑。从那个微笑中放出的热量温暖了乔纳森很久,就到多年之后可以原谅少年做的一切。

“再见!迪奥哥哥!”乔纳森拼命地挥舞着手臂,生怕迪奥看不见自己的回应。“下次我们再一起玩!”

对于孩子来说,每一次的分别都应该是难舍难分的。顽固的就像是你把口香糖黏在了地板上。哦!你苦恼着,这下可要费很大一番工夫了。乔纳森两步一回头,活脱脱的把离别演成了“tango”。

    直到乔纳森消失在街角,迪奥才换下脸上热情的笑容。真的是蠢透了,JOJO那个小鬼。

 

评论
热度(23)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