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降赤】凡人病(将棋与明石)

时隔了一年的更新(⊙o⊙) 因为高三的缘故,所以放了一年。今天高考结束了,所以就回来更新。因为放了一年,所以我有点(不是有点)跟不上了。基佬的篮球我没有看下去。本来一开始也就是因为喜欢赤司才去看的。再说了这一年已经爬了JOJO的墙头,所以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更下去。但是,一想到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那样落魄的赤司。还是决定写了。

以及我把名字改了,倒不如说是把原来的将棋与明石做了改动。

为什么叫凡人病呢?因为赤司征十郎不是神啊!降旗君就更加不是了,所以年少的我们都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那么那些错误可以因为年轻就被轻易原谅吗?大概不可以吧。我一开始想写的就是这样的故事,但是写跑偏了。而且跑偏的相当严重,那就索性重新写吧!!

以下是刚才敲下的一点文字。

                               假如他日相逢

                               我将何以贺你

                               以眼泪以沉默——拜伦《春逝》

你知道同自己许久不曾联系的初恋再次相逢是什么感觉吗?而那时的你正熬了个通宵赶稿,顶着乱蓬蓬几天未洗的头发,胡子拉碴,黑眼圈深的就像是画了个时下最流行的小烟熏。更要命的是,你穿着居家短裤,露着一小节毛毛腿,拖着既不美观的人字拖。而手里提的是刚从便利店里买来的啤酒、便当和零嘴。这看起来糟透了,不是吗?

但是上帝总会让你知道,这并不是最糟的。因为你看见你的初恋,牵着一个同他极其相似的孩子,Holy shit!降旗光树曾幻想过无数个与赤司征十郎相遇的场景。但是,那些幻想里面都没有那个孩子。降旗在想是不是自己怨念太深,以至于赤司从自己的心底里跑了出来。

直至他与赤司擦肩而过时,降旗才得以从喉口发出声音:“赤司君?”

一步,两步。赤司征十郎牵着孩子停下,然后回头。但是那个场景,降旗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因为在他的脑中,这个场景被反复的加工,他已经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想像。

“啊!”赤司的脸上带着一点惊讶的表情,随即又换为了了然。“是降旗君啊。”

是我!是我!!一瞬间百感交集。降旗竟说不出话来。你瘦了,是的,瘦了好多,眼窝都深陷下去,脸色惨白,连张扬的红发也是这般的无精打采。

“我爱··”几欲脱口而出的竟是迟到了多年的告白。喷涌而出浓厚的爱意,粘稠的化不开,对于久别重逢的二人来说突兀的可怕。

“抱歉,你说了什么?降旗君。”赤司眨了眨眼,似乎是在提醒降旗不要说多余的话。

“哦!我是说···天哪,好久不见。”降旗尴尬的笑了笑。

评论(4)
热度(8)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