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降旗与明石

*降赤
*降旗是漫画家,赤司很落魄

赶在七夕没过去之前先发一部分!完整版等会放。七夕快乐!


“早上好,赤司君。”作为回答的是死一般的寂静。降旗努力撤出的笑容僵在脸上。绝望将空气凝滞,将笑容扼杀。即使清晨的阳光打在赤司身上也无法照进心中。降旗看到的赤司笼在黑暗之中。
“早饭想要吃什么?现在已经过了医院送饭的时间点了吧?赤司君如果有想要吃的东西尽管跟我说!”降旗坐在窗边的凳子上,看着赤司。好像这是这些天来第一次看到白日的赤司君呢,第一次看到不是在昏黄灯光下的赤司,第一次看到没有涂着厚厚粉底的赤司。但是脸色惨白,憔悴。身形纤细,好像在一夜之间瘦了一圈。连身上宽大的衣服都撑不住了。看不大了,那个充满活力的赤司,温柔的笑着的赤司,严肃的皱着眉头的赤司,都不在了。眼前的这个只是个没有灵魂的肉体罢了。
“要不要吃饭团什么的?”降旗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啊!!都伤成这样了!!还吃饭团!!你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啊!!”来巡查的护士小姐瞪了一眼降旗。
“咦!?”降旗脸瞬间就红了。“不是啦!!不是啦!!不是··”男朋友什么的啊!
“这几天只能吃流质的东西!!要不然上厕所会很痛苦的!!”护士小姐将一管软膏放在桌上,“这个一天要抹两次!既然你是他男朋友的话,就由你来吧!”
“诶!?”降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已经完全默认男朋友什么的了吗?降旗君··)“这个要抹在哪?”
“哈?”那个护士小姐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降旗,“你说抹那呢!!当然是屁股啦!!”
啊啊啊啊!?降旗本来就不大的脑袋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就爆掉了。躺在床上的赤司的脸又黑了一分。
等护士小姐出去之后,降旗拿起药膏,愣愣的问赤司:“那个···赤司君···这个···”
“给我!”赤司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夺过软膏。“我自己来。”说着就僵直着身体走向厕所。降旗看到了,透过了那单薄的裤子,渗出来的血花。好刺眼的红色,好狰狞的形状。降旗移开了眼睛,却发现床单上也沾有屈辱的痕迹。像是在雪地绽放的艳丽的玫瑰,锐利的刺将降旗的心脏戳的鲜血淋漓。
“小征!”入门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声音中透着焦急和担心。
“玲央。”赤司停下自己不自然的步子,看向那个高大的男人。
“小征!!!抱歉!!我昨晚手机关机了!!”是实渕玲央,洛山的SG。降旗记得这个男人。
“考虑到小征的伤势我买了清粥。先坐下来吃一点吧。”实渕想要扶赤司做到病床上,却被赤司避开了。“啊,真是抱歉。我忘记发生过发生这种事的人会排斥他人的接触了。抱歉了,小征。”实渕的声音逐渐低落。
赤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椅子没有坐下。啊,降旗想着拿起枕头放在椅子上。“可以坐下了,赤司君。这样会好一些吧?”
“嗯。”很冷淡的回应。
“小征快点吃吧!!”那边的实渕玲央完完全全把降旗当做不存在。
再呆在这也是自讨没趣吧···降旗酸溜溜的看着两人。还是先走吧。
“那个···既然赤司君有人照顾了,那我就先回家了。实渕君,这是赤司君的换洗衣服。我放在床上了。”
“等等哦!降旗君,你能不能在门口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呢?”玲央笑眯眯的看着降旗。
“哈?”突然被点名的降旗一愣,点了点头。

实渕玲央,那个男人找自己会有什么事呢?不会是让自己离赤司君远一点之类的吧?降旗靠着墙猜测。
“久等了,降旗君。”很快玲央就从病房中出来了。
“并没有。不知道实渕君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呢?”降旗疑惑的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
“我们去楼下的小花园谈吧。可以吗?降旗君。”实渕笑的如同春风中的花朵。
“啊,当然可以。”降旗想也没想的就随着实渕玲央下了楼。


评论(4)
热度(7)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