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将棋与明石

*降赤
*赤司君很落魄,降旗君是漫画家

 

本章高能!!非战斗人员退散!!赤司厨就不要看了!!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这么久没更新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sad

 

Part.05

  光树被喷了个措手不及,一惊之下便把所有的烟吸进鼻腔,那刺激的烟味呛得降旗差点把肺咳出来。

 “赤司君怎么抽烟啊!!”降旗抱怨道。

 “你所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降 旗 光 树。”赤司一字一顿的叫着降旗的名字。

 “比如一百万一个晚上吗?”降旗脱口而出。

  赤司的脑袋被降旗的言语炸弹炸的血肉模糊,一时间经无言以对。只是瞪着眼睛看降旗,
  而降旗也被自己说出的话震惊的瞪大眼。“抱歉。”降旗说完后走开了。
  走吧,离我远点。终于受不了我了吗?哈哈哈哈,回去做正常的降旗光树吧!赤司狠狠的吸了一大口烟。却被刺激的咳嗽出声来。本来也就不怎么抽烟,做这些事无非也就是为了让降旗讨厌自己。没想到把自己也害惨了。
  赤司苦笑,把烟头扔在地上。还是吹吹风等身上这些恼人的烟味散了再回去吧。要不然明石又该嫌弃自己了。
正靠着墙发呆呢,脸上就被贴上热热的东西。赤司吃惊的回头,发现是个纸袋子。
  “如果赤司君是因为嘴巴比较闲才吸烟的话,那么请吃包子吧。”说话的人正是刚才走掉的降旗光树。
  “谢谢。”赤司有些不自然的接过纸袋。里面是两个肉包。赤司刚表演完,倒是真有些饿了,便也不客气了。
  “很抱歉刚才跟赤司君说了那样的话,我知道的,赤司君是不会做那样的事的。我知道的,我一直知道的。”降旗的话就像是叹息,听的人只觉得心头一沉,“我不知道赤司君这些年里经历了什么,也不想强迫赤司君告诉我一切。但是我一直知道的是,赤司君还是那个赤司君。”沉睡的狮子总有醒来的一天,赤司君终会回到万人瞩目处。降旗坚信着。
  “我不明白降旗君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执着。是对我的同情吗?觉得我就是高高在上的?如果降旗君想要追逐的是过去的影子的话,那还是趁早放弃吧。因为啊——”
  “那个赤司征十郎已经死了啊。”从爱上你开始就开始腐朽。一层层的剥落,为了这份无望的爱,变得都不像自己了。那个果断精明的赤司征十郎已经被降旗光树溺死,用你的温柔。
我对你的爱束缚了手脚,落得今日的下场也是情理之中。我的爱是见不得光的啊!暴露在世人面前,只会加速腐烂,让你看见它的丑陋。
   吃完手中的一个包子后,赤司就转身往家走。丝毫没在意身后的不要钱似的掉着眼泪的降旗。
  “我才不要这样呢……”像是咬着牙才吐出这句话。果然跟以前一样任性呢,降旗光树。

  赤司特地剩了一个包子,那一个是要给明石的。为了不让包子冷掉赤司加快了步子。
  “明石,我回来了。”赤司推开门像往日一样,但是却没有收到回应。
  “明石?”赤司打开灯,只看到空荡荡毫无人息的房间。
   明石,我的明石!我的明石不在,我的明石不见了!我与这个世界仅有的联系消失了。明明还只是十月底,赤司却感受到了冬的肃杀。
   慌乱了手脚 ,赤司把包子一扔便夺门而出。只不过跑到楼梯口,就听到了一个略带稚嫩的声音和处于变声期少年独特的嗓音。
  “是这里吗?”
  “嗯,就要到了。”
  “明石!?”赤司看到了一个少年背着自己的明石。本来吊到喉咙口的心摔倒了肚脐眼。
  “啊!您是明石的父亲!那个,我们几天前见过面,您记得吗?就是篮球场那边。”少年把明石放了下来。
  “父亲。”明石脚一沾地就跑到赤司身边。
  “你去哪里了?”赤司没有理会那个少年。
  “小提琴课结束之后在球场遇到了裕太哥,跟他一起玩了一下篮球,之后去裕太哥家玩游戏。然后就一不小心睡着了。抱歉回来的这么晚,让您担心了。”明石一五一十的解释道。
  “抱歉,夏目先生,是我不好。我居然也睡着了没有在意时间。请您不要责怪明石。”少年一脸的抱歉不安。
  “在下姓赤司,明石随他母亲姓。”确保了明石真的没有受伤后,赤司才对少年稍微缓了脸色。
  “啊啊!抱歉抱歉,真是失礼了。”少年双手合十,做道歉状。
  “没什么,总之今晚上麻烦你了。”赤司一脸“你可以走了”的样子看着少年。
但是少年看起来明明还有很多话要讲。“啊!虽然这个很失礼,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以后能不能让明石与我一起玩篮球?提这种要求是不是会很奇怪?”少年挠挠头,期待的看着赤司。
  “明石不会玩篮球。”冷冰冰的语气。
  “我可以教他!明石对篮球很有天赋!而且赤司先生晚上不是都不在家吗?也可以让明石来我家玩,我有跟明石差不多年龄的弟弟妹妹,同龄人相处的会比较好,而且我母亲也很喜欢明石。我家就在附近,我可以送明石回家的。”喋喋不休,过分的热情,洋溢着期待,真是过分的像降旗。就这么一意孤行。
  “不行,我不允许。明石不能玩篮球,明石也不需要与你为伴。”明石只有有我就够了。
闻言,明石抓紧了赤司的衣角。那是一个孩子的渴望。赤司明白的很,只是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是篮球。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走自己的老路。
  “已经很晚了,你可以回家了。以及很谢谢你对我家明石的照顾。”赤司说完就拉着明石回到房间。
  “父亲……”明石想要说些什么。
  “忤逆我的人,就算是明石你也要死呢!”语气冰冷的像是喜马拉雅山顶的风。
   是另一个父亲!明石瞪大眼,那个可怕的父亲。即使知道眼前这个不是自己原来温柔的父亲,明石也还是很想争取一下“为什么不让我玩篮球?”
  “凭什么让你接触篮球?就凭你这只几乎什么都听不到的左耳吗?你在篮球这方面是永远不会有什么成就的,倒不如不要开始。”“赤司”笑着道。
  刻薄的语言将明石稚嫩的心划开一大道口子,父亲现在就像是喷洒着毒液的蛇。被毒液溅到的地方都疼痛难忍。
  “我耳朵的听力在好转!真的,等到它好了之后,我可以……”明石低着脑袋,不想让赤司看见自己脸上的泪水。
  “不可以,明石还真是长大了啊!连我的话也不愿听了吗?”“赤司”眯起眼。这是个危险的信号。“不要试图反抗我,明石。这次就连他也不会让你接触篮球的。”简单的一句话把明石所有希望击个粉碎。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可以打篮球,为什么父亲会这样的反对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渣,风一吹就散了架。
  “你认为他这么拼命工作筹钱治你耳朵是为了什么?并不是为了让你反抗他的。”
  “可是我喜欢篮球啊!”明石终究还是哭出了声。“赤司”只是冷眼看着,说:“哭够了就去洗把脸,已经够晚了。你明天还要上课。”

 

   等赤司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了。一想到昨晚上的事,赤司的心就咯噔了一下。那个家伙真是的!还有自己也太没用了。居然又让那个家伙出来。带着愧疚赤司特地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饭。

  “明石,吃早饭了。”赤司特地放柔了语调。

   谁知明石捂住自己的右耳,说:“我什么也听不到。”语言的利刃穿过了赤司的心脏。

   无论赤司怎么道歉,怎么劝。明石就是不肯将手拿下。那家伙突破了你的底线,赤司握起拳头!!明明知道的,知道耳朵是明石最大的禁忌。那家伙还是毫不留情的将伤疤揭开。明石的耳朵出事也都是自己的错啊!!

   赤司一拳砸在墙上,不可原谅。即使是自己也不能原谅。

   

   明石正式向赤司拉开了冷战的帷幕。8年来的第一次。赤司完完全全不知道怎么办,明石向来很乖巧很体贴。不过再乖巧到底也是个孩子啊。因为明石的事情,赤司沮丧了一整天。去light blue之前,赤司特地绕道书店买下明石喜爱的漫画家的漫画合集。向自己的孩子承认错误什么的一点也不可耻!!!这句话是对体内的领一个家伙的解释。

  今晚上,降旗没有来····站在舞台上,赤司并没有看到那个茶色头发的男人。心里不禁有一些失落。大概是不会在来了吧?这样的我,也让他失望透顶了吧。

  结束后,赤司打开后门,也没看到那个自己想要看到的人。失落感顿时填满了整个心。无精打采的往家走。这一切不是都是你想要的吗?满怀心事的赤司并没有注意到背后渐渐接近的身影,黑暗中伸出了一只罪恶的手。

  

  “啊!!?现在几点了!!!”通宵赶稿的降旗在睡了一整天后醒来。“22点15分!!!赤司君工作结束了!!!”降旗开始抓狂,都怪黑子啦!!!(是你自己拖稿的好吗?)降旗飞快的穿上衣服和鞋子,虽然并不是跟赤司君约好的。但是就这么突然不去了,会让赤司君误会的吧!!

   果然已经结束了,降旗先跑到酒吧内,然后再跑到后门。都没有赤司的身影。回去了吧,肯定是这样的,又没有跟我约好,啊!也没有非要等我的理由。真是的,你现在就连赤司君的朋友都算不上!真是的,真是的···降旗有些伤心的踢着小石子。

  “叮”是小石子撞上铁皮垃圾桶的声音。等等,好像还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是喘息声!!垃圾桶后面,有什么东西在!!

  降旗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我看到了什么?!是赤色的头发。

 “英雄参见···”降旗喃喃自语。

 赤色的头发上沾了些许白浊,身为一个男人,降旗很清楚那是什么。

 “英雄参见···”

 橙黄色的液滴从那人脸上划下,从那腥臭的味道降旗就可以判断出那是什么。

 “英雄参见···”

 拥有与赤司君发色一般鲜艳颜色的液体从他惨白脸上流出。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眼角的伤,唇角的伤,脸上的乌青。血血血!!全是血!!!

 英雄参见,英雄参见,英雄参见!!!

 没有英雄没有英雄没有英雄!!!

 我的英雄!!!我的英雄他··他就躺在那里!!!!

 “啊!!!!!!!”小巷中传出野兽一般绝望的叫声。

评论(15)
热度(5)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