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川

我要对旧爱道歉,因为我待新人如初恋

将棋与明石

*降赤
*赤司君很落魄,降旗君是漫画家 

最近还是很烦躁啊!!期末了!!而且老子升高三了!!!混蛋啊!!马上要考试自己什么都不会。写文时脑子里就跟装满了浆糊一样,憋了很久才憋出这种东西来!!乱写太太,真的是很怕你会失望啊!!!!

等放假了,我会努力日更的。如果有人看到话。以及下一章高能预警!!不过下一章可能要到十几号了哦!

 

 

Part.04

赤司君,赤司君这是怎么了?降旗光树看着近在咫尺的赤司却觉得像是隔了亿万光年。自己想要大声的喊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赤司君!!赤司君!!心中的声音传达不到那个人身边,感觉有一道透明的屏障就这么竖在了二人之间。所以一直是这样吗?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就算是站在了赤司君身边,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原来我们之间的距离从未拉近。不论是彼时的赤司还是此时的赤司,你都站在高处俯视着我这只蝼蚁啊!!

昏黄的路灯光散在赤司身边,身影就像是是橡胶一般无限的拉长拉长。

“赤···赤司···君··”降旗张大嘴,想叫住眼前的人。但发出的声音却如蚊蝇。想要迈开腿,但是下半身却僵硬的如同石头。没有声音,没有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赤司走过转角。

“赤司君!!!!”降旗光是竭尽全力喊出噎在喉咙口的名字,却将自己从睡梦中拉了出来。哦,昨晚的情形一直在脑子里反复加工,赤司君涂着厚厚粉底的脸怎么也掩饰不住疲惫。昏黄的灯光打下来,感觉连赤色的头发都无精打采了。

“我到家了,降旗君。”说话声就像是风的叹息。

   是一栋陈旧的公寓楼,粉刷的痕迹被风雨所侵蚀。到有一种斑驳陆离之感。

   “那···再见。”再见,无精打采的赤司君。降旗像是被这样的赤司感染了一般,连抬起胳膊挥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咯吱咯吱咯吱。”转身离去时,听到楼梯的呻吟。不堪重负,就像我们一样。

   自从和赤司重逢以来,每一帧都被降旗光树记得一清二楚。闭上眼睛就连赤司眼角淡淡的纹路都能清晰呈现。降旗将这些淡淡的纹路转化为纸张上赤色狮子美丽的毛发。这样意气风发的赤司君,活在了我的故事中。降旗将脸贴在画稿上。

   降旗碰上了麻烦,一个对于漫画家来说致命的麻烦。从遇到赤司征十郎之后,他提笔就只能画出这头美丽高雅的狮子了。杂志社的编辑已经打电话来催过很多次了,但是,但是,除了赤司君,除了赤司君,我谁都不想画。就算是你们骂这是垃圾,就算你们要和我解约。那也无所谓了。降旗从来没有意识到,赤司征十郎可以对自己的影响这么深。

   正在降旗神志恍惚时,黑子打电话来了。降旗吓了一大跳,因为黑子实在是很久没有联系自己了。

  “喂?是降旗君吗?”黑子的声音变得沉稳有力的多了。

  “是我,不知道黑子君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降旗君是个漫画家不是吗?我看到降旗君的作品了,很棒,事实上,我是想要问降旗君愿意为我们的杂志社画漫画吗?”

  “诶诶诶!!!?可是黑子所工作的杂志社不是文学杂志么!?”

  “最近增加了一个漫画板块,不知道降旗君是否愿意?”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不过最近画的作品被主编批的一文不值呢!”降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哦?是什么作品?可否发给我看看?”

  “可以是可以啦,那我发到你的邮箱里。”
  “好的。麻烦降旗君了。”说完黑子就怪断了电话。

  跟以前还真是一样呢,做事情的风格。降旗笑笑,把手上的画稿扫描后发给了黑子。不出十分钟,黑子就回信了。上面只有两句话。

   “非常棒的作品,务必请降旗君画下去。稿费的事,就请降旗君决定吧!”

   被否认的自己心爱的作品现在又被昔日友人肯定,降旗光树近几日的阴郁也被带走了几分。

   一到夜幕降临,降旗光树就控制不住的跑去light blue。即使跟赤司征十郎呆在一起会觉得无比的压抑,降旗还是压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我想要看到那个赤司征十郎回来,我不想让他只留在自己的画纸上。

  “哦呵!?降旗,你该不会真的迷上Rosa了吧?每晚上都来。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勤奋啊。”中村揶揄到。

  “啊!?不是啦。我和他是朋友。”降旗光树的眼睛盯着台上,这一场快要结束了。意味着赤司要下台休息了。

  “请给我一杯柠檬水。”结束后的赤司总会点上这么一杯饮品。

  “赤··”在降旗光树的声音还没跑出喉咙之前。一个男人挡在了他的身前。“这杯我请。”

  “哦,那可真是谢谢了呢!”赤司礼貌的笑笑。

  “Rosa的舞跳的很棒。”那个男人贴近赤司,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我也觉得自己跳得很棒。”赤司还是那副表情。

  “不知道十万日元一个晚上,来我家跳舞。Rosa可否愿意?”这句话一说出来酒吧里就传出几声口哨声。

  “我出二十万日元哦!!Rosa来我的床上跳舞吧!”下流的声音发出下流的笑声。降旗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赤司还是笑着。缓缓吐出一句话:“一百万日元我才肯干哦。”

  “诶诶!!不是吧!!身价这么高啊!!你是高岭之花啊!!”

  “所以说大家都不要打我的主意了嘛。”赤司挑眉又走回台上。

  

   赤司因为遇这种事遇上的多了,便也麻木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降旗光树却生了一晚上的闷气。所以他早早的就在离开舞池,到后门等待。

  连着这么一星期下来,降旗都在这等。所以赤司也习惯与降旗慢慢的走到家,然后告别。看着降旗蹲在后门口。赤司的脑中浮现一首小诗:

   【紧抱桥墩

     我在千寻之下等你

     水来

     我在水中等你

     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

   所以,要等我一辈子吗?降旗光树。赤司这么想着,把烟雾全数吐在了降旗脸上。

 

评论(8)
热度(9)

© 綠川 | Powered by LOFTER